当前位置:主页 >学术研究 >史料钩沉
让博物馆资源真正成为公众资源
发布日期:2015-08-04          浏览数:
                                                                                                                                                                                                                                                                      台湾博物馆的启示 秦素银
        最近十余年,中国博物馆、纪念馆和陈列馆的数量每年都在增加,观众的数量也呈递增趋势。但不可否认的是,有为数不少的博物馆存在门庭冷清、观者寥寥的现象,而那些相对火爆的博物馆,通常是一些省级以上大馆,虽然观众数量众多,但许多参观者属于“走马观花”式参观或“一次性参观”,博物馆的终身教育功能没有得到发挥。博物馆资源属于公共资源,却没能被公众充分利用,资源浪费现象严重。笔者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从观众层面讲,是由于观众不了解博物馆资源,不知道如何利用博物馆资源。从博物馆方面讲,是博物馆没有充分认识自己的公共属性,并把博物馆资源开放给观众。2012年,笔者有幸登上台湾岛,参观台北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历史博物馆、台中自然科学博物馆(科博馆)等博物馆,台湾博物馆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博物馆把各种资源通过各种方式开放给观众,是公众进行终身学习的重要场所。本文拟通过介绍台湾博物馆向社会开放博物馆资源的经验,希望对博物馆业同仁在提高社会服务能力方面有所启发,进而充分发挥博物馆的教育功能。
        一、台湾博物馆最大限度地开放博物馆资源
        所谓博物馆资源,人们比较熟悉的包括藏品资源、研究资源、教育资源等等,此外还包括专业的人员、图书、影像等资料以及场地设施等资源,台湾博物馆通过各种方式向社会开放博物馆的资源。由于展览是博物馆最首要的开放资源,本文在此不做重点介绍。值得指出的一点是,台湾博物馆特别注意到了那些不便参观展览的人群。例如科博馆制定了“辅助偏远中小学”“补助中部中小学”方案,鼓励他们到馆参观。[①]科博馆还开发了无障碍展览,供各类残障人士参观,如该馆2012年的《工安福尔摩斯特展》的“通用设计版”就属于无障碍展览。
        1、 藏品资源的开放
        藏品是博物馆最根本的资源,台湾不少博物馆都建立了典藏资源库,并建成检索系统,上传到网络,供全球范围的人使用。比如台北故宫的典藏资料库系统就包括“大清国史人物列传及史馆档传包传稿目录资料库”、“清代宫中档奏折及军机处档折件全文影像资料库”、“清宫奏折台湾史料目录”、“先秦铜器纹饰资料检索系统”、“书画典藏资料检索系统”、“器物典藏资料检索系统”等十几种检索系统[②],而且资料一直在更新。不仅故宫这样的大馆,一些人物类纪念馆也做到了把典藏品数据库上传网络,比如胡适纪念馆、钟理和纪念馆等。位于高雄的科学工艺博物馆(科工馆)还开创设立了全台首个开放式典藏库,让观众直接进入藏品库房参观。在科工馆,除可参观藏品库房,甚至可以亲自动手使用藏品,比如用1950年代的打样机制作一张名片带回家。[③]
        2、教育资源的开放
        2007年的博物馆定义[④]已经把教育调整到博物馆业务目的首位位置,台湾博物馆向公众提供大量教育资源。除常见的参观讲解、配合陈列展览举办教育活动、开设讲座外,台湾博物馆开发的比较常见的教育资源有教学资料、研习营、学习中心、实习机会等。
(1)教学资料:学校师生是博物馆最重要的服务对象,台湾博物馆会为学校师生提供利用博物馆学习的具体方案,比如台北故宫网站就设有“教学百宝箱”一栏,里面包括“故宫文物融入教科书策略建议表”和教案资料库[⑤],前者是故宫根据教材找出对应的馆藏,供教师参考使用,后者是教师使用博物馆资源进行教学的案例。台湾博物馆提供的最常见的教学材料是学习单,这是为提高学生参观学习的质量,馆方与教师针对展览开发的一种自学式教材。它会协助学生一边参观一过回答问题,逐步从展示中发现学习单中所提示的重点,进一步引发思考。有的博物馆学习单还搭配有“活动指引”,深入说明该展览的设计理念及相关知识,帮助老师掌握整体内容,指导学生使用、学习。[⑥]笔者通过浏览台湾博物馆网站发现,多数博物馆都为观众设计了学习单,并会针对不同观众的特点制定不同的学习单。学习单上会清楚地标明学习主题、内容、适用范围(比如国小、国中、高中、7-12岁儿童及家长、学校团体等)及活动区域。学习单根据不同年龄段学生的特点,大都设计的生动有趣。有研究指出,学生观众在参观博物馆时如果没有受到很好的引导,通常不愿意再来,但如果教师或家长给予了适当的引导,他们就会喜欢再次光临博物馆,因为他们已经发掘出博物馆学习的乐趣。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