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馆藏精品 >藏书
《昨日之歌》
发布日期:2015-09-18          浏览数:



鲁迅藏《昨日之歌》
        冯至的《昨日之歌》作为《沉钟丛刊》的第二种,由北新书局于1927年4月出版,共印行1500册。全书分上下两卷,上卷收抒情短诗46首,下卷收爱情叙事诗4首,作于1921~l926年。整部诗集以歌颂青春、歌颂爱情为主题。语言朴质,少修饰,却牵出缕缕真挚、浓郁的情愫。 
  《昨日之歌》出版后,沉钟社的同人一半开玩笑,一半严肃地批评冯至的诗缺乏时代气息,没有摆脱旧诗词的情调。冯至将这个评语当作自己的看法,写信给鲁迅,并附寄《昨日之歌》一册。1927年5月23日《鲁迅日记》:“得冯培君信并《昨日之歌》一本,9日发。”一周后即“复冯培君信”。据冯至回忆,鲁迅肯定了冯至的诗,认为并不像他信中所说,有那么多旧诗词中的情调。可惜原信已经散佚,我们无从了解更多的内容了。 
  鲁迅藏书中收藏的这本《昨日之歌》,也是毛边。年青的诗人,新时代的抒情,怎么也用毛边装潢自己的诗集呢﹖难怪鲁迅说他是毛边党呢。尽管这一本也没有裁开,但从鲁迅给冯至的信,和鲁迅以后对他的评价中,可以看出鲁迅读了他的诗,——一定是早就从《浅草》、《沉钟》上读过了,鲁迅藏书中就有《浅草》一卷四期,《沉钟》复刊后的1~33期。鲁迅还将《沉钟》包裹了,并在纸包外面用墨笔书写了“沉钟月刊 一份全”。用的是旧包装纸,上面有钢笔字“周树人先生”,还有邮戳。鲁迅是把旧纸抚平,用背面包裹的。 
  鲁迅一直关注着冯至,1925年4月3日《鲁迅日记》:“浅草社员赠《浅草》一卷之四期一本。”这大概是两人第一次见面。鲁迅的印象是这样深,一年后写作《一觉》时,仍不忘记:“我在北京大学的教员预备室里,看见进来一个并不熟悉的青年,默默地给我一包书,便出去了,打开看时,是一本《浅草》。就在这默默中,使我懂得了许多话。阿,这赠品是多么丰饶呵?”冯至在他的《鲁迅与沉钟社》中回忆到,“那天下午,鲁迅讲完课后,我跟随他走进教员休息室,把一本用报纸包好的《浅草》交给他。他问我是什么书,我简短地回答两个字‘浅草’。他没有问我的名姓,我便走出去了。”这本《浅草》一卷四期的第一篇就是冯至的叙事诗《河上》,此外还收有他的另一首叙事诗《吹箫人的故事》。
 

分享到:
0